2019年的头两个月过的并不顺畅,想要做到的事情却没能做到,该断的也才在2月的尾巴斩断。作为一个喜欢雨天的人,也被这场连续下了几乎一个月的雨给弄厌烦。我也期待能沐浴着春日的暖阳,逛逛这个待了将近7年的城市的每一个不曾去过的角落。

下雨天的生活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每天早上差不多的时间醒来,差不多的时间沿着差不多的轨道到达差不多的地方,差不多的时间进食,差不多的时间入睡。生活仿佛一个原地打转的漩涡,目的地是中心那个深不见底的深渊,你的身后还有一个恶魔,追着你想把你拖进那个深渊,而我能感觉到他已经碰到我的脚后跟了。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模拟的,模拟者应该会很喜欢我这种节省计算资源状态的个体。

去年下半年就想去外面实习,本以为今年上学期能如愿,结果还是要被老师留在学校。想出去实习也许仅仅是,因为不在能忍受学校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又无力改变现状,机体本能产生的一种逃避想法。想实习也许就是想经历两种生活转变的过程,然后又进入到另外一个想逃脱的漩涡中。

妈妈,我正在杀死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我自己。对于生活,我从来都是败者。自身的资质决定了我无法畅通无阻的达到对自己的要求,性格又决定了我对于这一切无法泰然处之。如果真有一种能让人变成傻子的药,应该会成畅销药吧。